CBA

超维术士 第239节 命运的行者

2019-10-12 19:5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维术士 第239节 命运的行者

安格尔用余光一瞥,只见一个穿着可笑白熊玩偶装的男子,拿着一根黑漆短杖,神经叨叨的从一侧小道上走了过来。

当看到来人时,安格尔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心道,还好他今天是真身前来,这货应该认不出他才对。但安格尔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对方并没有无视他,而是眼神带着喜悦朝着他走过来。

白熊横持着短杖,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站在安格尔身边。

“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逢。”白熊肉胖的脸上,充斥着喜悦。

安格尔注意到他的用词,“再次”。这个词语意味着,白熊认出了他的身份?

“你是谁?我不懂你的意思。”安格尔看向白熊。

白熊笑眯眯的道,“太好了,你终于肯理我了。”

“我不认识你,阁下认错人了吧?”安格尔依旧是彬彬有礼的态度。

“不会认错的,我不是靠着眼睛来找人,是命运在指引着我。”白熊向安格尔弯腰行礼,“上回阁下与我多有误会,我是真心来与你交朋友的。”

“上回?哪一回。”

“就是阁下和黑杰克比赛的那回啊,请相信我,我知道你就是……牛奶男爵,你放心,我不会曝露出你的身份的。”白熊在说出‘牛奶男爵’时,声音压的很低沉。

听到白熊如此说,安格尔倒是确认,对方似乎真的认出他来了。他原本打算离开,但被白熊认出身份来后,他却生出了些兴趣,这人为什么总是一直用“命运”来与他打交道。甚至用“命运”认出了他的真身,所以世间真的有“命运”吗?

安格尔既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否认。他只是很平静的注意着白熊每一个表情:“命运的指引吗?那它到底指引了你什么。”

被安格尔一直盯着,白熊也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命运告诉我,我一生多舛,唯有走上超凡之路才能脱离苦海。然后我便随着命运的指引,来到了这里。”

“来到了这里?”安格尔没懂“这里”是指他面前,还是指野蛮洞窟。

白熊道:“我出生在古曼王国,被命运指引着,花了13年时间从古曼王国走到了这里。”

13年时间走到野蛮洞窟?安格尔目测白熊的真实年龄不会超过30岁,如果真如他所说,那可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啊,想必其中应该有很多辛酸的故事吧,不过……这与他何干?

“然后呢?”

白熊以为安格尔至少会评价几句,哪怕是露出“不相信”的表情也好。但安格尔什么话都没有问,眼神没有任何的好奇。

“然后,我就脱离苦海了啊。”白熊憨笑道:“我加入了野蛮洞窟,我就脱离了苦海。”

仇人不敢再进一步,亲人也不会被我连累,身边的朋友也不会因他而死。

安格尔不懂这与他有什么关系,但他目前不是人设高冷的牛奶男爵,所以他还是应和了一句:“这真是个好消息。”

白熊似乎也看出安格尔语气中带着些不耐烦,直接进了正题:“我踏上超凡之路后,命运再次指引着我,我如果想要从黑暗的泥淖里爬出来,在超凡之路上走的更远,回到我真正的家,需要遇到一个人……”

安格尔没去管他言语中的措辞:“所以那个人是我?”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命运的说辞带着含糊,我看到的画面,也只有一只鸟,以及一个淡淡的人影……便是你的那只鸟。”白熊用手比划,一会指指天空,一会指指安格尔的肩膀。

安格尔知道他说的是托比,因为托比的标志太明显,安格尔并没有将他带在身边。虽然清楚归清楚,但白熊的话还是让他不自觉想到另外的东西。

“我想,命运说的人,应该就是鸟的主人了吧。”白熊道。

安格尔听到这,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我估计也是吧。”

白熊:“你也觉得是这样的吗?那太好了,所以我们现在算朋友了吗?”

安格尔不知道白熊的思维怎么突然跳跃到“交朋友”的这一段了,中间是不是省略了些步骤?不过安格尔也不在意,他微笑道:“你的故事很有趣,不过我要很遗憾的告诉你一件事情,托比……噢,就是拒绝了你表白的那只鸟,它的主人其实并不是我,我只是帮她主人照看托比的一个代为管理者。”

看到安格尔十分澄净的双眼,白熊一愣,难道他真的一直找错人了?

“恕我冒昧,虽然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安格尔对这个问题很在意,他一直觉得除开正式巫师外,应该没有人会认出他的身份,但现实无情的打脸,接二连三的被人道出真身

前一个撒卡是靠灵魂识别,那也就罢了。突然又蹦出个白熊,与撒卡那个二级学徒不一样,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一级学徒,他又是怎么认出他的?

白熊还沉浸在“认错人”的思绪中,下意识的道:“是命运指引着我们再次相逢。”

“又是命运。”安格尔嗤笑一声:“如果真的有命运女神的话,那她可真是太忙了,天天为你操心,操心你的大事不要紧,无关的小事还为你操心。”

听到安格尔略带嘲讽的语气,白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他赶紧摆手道:“这个命运和我说的那个命运不一样,你别误会了。”

“我并没有误会啊,其实这与我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你如果想要找的人是托比的主人,我可以告诉你,她现在不在巫师界。”安格尔觉得自己说到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便准备道别离开。

白熊:“指引我方向的那个‘命运’,是玄之又玄的一种世界脉络。而让我寻觅到你的‘命运’,并非是它,而是这个……”白熊指着手中的黑漆短杖。

“它不过是一根普通的木杖。”

“的确是木杖,但对于我们这种‘命运的行者’来说,它却被称为---指引之证。”

命运的行者?安格尔脑海中似乎闪过一道印象。

“你是预言系的?”

白熊点点头:“是的,我是预言系命运学的学徒,我寻你踪迹用的是预言系的戏法,名为—--命运指引。”

听到这,安格尔总算是稍微厘清了些关系。

“好吧,我现在稍微明白了一些。不过,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你找错人了,你找的人是一位真正的巫师,而我只是初入巫师界的学徒。我希望你不要再对我使用命运指引了,这让我有一种无时无刻被人窥探的感觉。”

说到这,安格尔也不再多说,转身即走。

“那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白熊在后面高声喊道。

安格尔想了想,托比可能不大喜欢白熊,但他对白熊倒是没有太多意见,再加上有个预言系的朋友也不错,说不定还能帮助预测危险。

“可以啊,我叫安格尔。”安格尔已然走远,声音轻轻传入白熊的耳中。

白熊则是高声道:“我叫霍布森!霍布森.西莱。”

白熊说出自己名字后,安格尔已经看不到影子,他也不知道安格尔有没有听到他的名字。

白熊得到新朋友的名字,虽然他有些疑惑对方是不是他找的人,但他还是下意识用指引之证拨开了安格尔今日的命运之线。

“淡淡的灰色……”白熊皱了皱眉,“看来新交的这位朋友,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啊。”

……

安格尔已经离开天空塔很远,所以并没有听到白熊的喃喃自语。

没有得到娜乌西卡的消息,他只能先离开了地下集市,回到了学徒镇。

此时的天色接近黄昏,从远方的山林到近处的屋顶,全都被带着暖意的橙黄色层层渐染。

戴维晚上会过来,安格尔决定趁着霞光未褪,天色还没有彻底暗下去前,先去一趟任务大厅。他记得不久前戴维说过,任务大厅有很多收购炼金武器的任务。

离暮色深井的大拍还有十天,安格尔急着用钱,也不想一直叨扰戴维代卖,便想要看看任务大厅中有没有自己能接的任务。

说起来,安格尔自从进入野蛮洞窟后,还一次都没有去过任务大厅。

任务大厅位于树灵庭的中央,安格尔依旧是搭乘着树藤巴士。同个树藤车厢中,还有一位年纪不大的巫师学徒,一开始安格尔只是坐在椅子上放空,并没有注意到他。

直到树藤巴士沿着永恒之树的树藤,来到了约莫三百米的高空,云气在周围环绕时,那个年轻学徒嘴里不停的发出“啊”、“哦”的惊讶声,这才引起安格尔的侧目。

安格尔看过去,发现年轻学徒正趴在树藤巴士的枝干扶手上,往外面张望。

让他发出惊叹声的,是一位穿着黑色巫师褂、头戴弯月巫师帽的中年女巫,她骑着一把扫帚从巴士附近飞过。

“太棒了,要是我也有飞行载具就好了……可惜要的贡献点太高了……”年轻学徒略微遗憾的道,但眼神依旧痴迷的看着那几位学徒。

飞行载具?听到对面年轻学徒的话,安格尔突然觉得自己或许也该搞个飞行载具,他出行一直靠走,在镜中世界有树藤巴士倒是无妨,但他总不可能永远待在镜中世界。

河池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莆田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阳泉癫痫病医院费用
河池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莆田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