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绿野荒踪.散文百家】一首无可奈何的挽歌

2019-10-12 20:2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这九十岁的鄂温克老人在行将就木之时,无尽往事仿佛昨天一样在我脑子里一一清晰浮现。我们家族这些看似琐碎的漫长生活其实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死亡。对,一个接一个的死亡!

死亡的故事开始了。

清晨,有5个人死去。我的没有留下名字和模样的姐姐是故事中第一个死去的人。她出生两天就被寒风带刺的舌头舔食了,我们简陋的希椤柱无法抵抗大兴安岭严寒的钢牙利爪。她留在林间唯一的话语就是一声哀鸣。第二个死去的人是我的妹妹,这个妹妹的寿命是上面死去那个姐姐的一半,而且不到一半。第三个死去的是我的姐姐列娜,她为了保护我们的阿玛而一夜未睡,结果在第二天搬迁中跌落在山林大雪的怀抱里永远睡去了。留下的是那如花的笑脸和亲人无尽的哀伤。达西,他死于复仇。他的一条腿喂了狼,从那以后,找狼复仇是他活下去的重要理由,最终他和狼的白骨混杂在一起交给了生养他们的这片山林。林克——我们的阿玛,这个身高臂长的鄂温克勇士是清晨死亡故事的最后主人公。他在大雨中下山,为了我们的乌力椤获取健壮的公驯鹿而被雷电击中!

正午,有7个人死去了。达玛拉——我的额尼,在她儿子的婚礼篝火舞会上,穿上了她的情人尼都萨满亲手为她缝制的五彩缤纷的羽毛裙子彻夜长舞。第二天早上,林间留下她生命燃烧后的灰烬,是她为儿女做完最后的燃烧,也是她为自已和尼都萨满的爱情所作的悲凉了结。额尼死了,尼都萨满也扔下法器神衣,扔下了他为之鼓与呼的族人去追寻达玛拉了。好人罗林斯基却没有得到好报,最好的“安达”却被马活活拖死了。这时死神对我们进攻的速度加快了。我的男人拉吉达在大雪中寻找驯鹿被冻死了,我也因悲伤过度而失去了还在腹中的女婴。姑妈的儿子金得举行完婚礼就找个枯树挂上死了,以此表达对婚姻的不满对依芙琳的抗争。妮浩萨满的儿子果格力象一只被射中的鸟一样从树上坠下来,结束了幼小的生命,这也是妮浩萨满的儿女之殇的开始。

黄昏,死亡的速度更快了。接连不断的死亡如噩梦一样在额尔古纳河右岸蔓延。年龄大的玛利亚、伊万……死去了,正值青壮年的安道尔、达西、维克特、依莲娜……也纷纷死去了,而更多的孩子如交库托坎、耶尔尼斯涅甚至依芙琳、杰芙琳娜、达吉雅娜腹中未见天日的孩子也一一死去。这些还没来得及出生的胎儿,他们就象玛克辛姆要成为萨满而被外力隔绝了气息一样,还没等来到世间就失去了生命。这意味着什么?仅黄昏这一节,又有24人死去。

不仅仅是这些,我们的氏族没有酋长了,也没有萨满了,我们活着的人,心也仿佛被人摘走了。

我活到这一大把年纪,常常自说自话地讲述我们消逝的昨天,向日渐稀少的森林、野兽、鸟儿。这些话儿被山风吹散在大兴安岭林间,却不想被一个曾在兴安岭长大的女娃拾到了,还把它向世人转述。她就是被称为作家的迟子建。

子建这孩子心眼儿好啊,帮我把这些阴森而絮叨的事儿讲述得明朗温情而富有情趣。最后还让母亲送我的火“依然那么青春”,让已走远的“白色驯鹿弯月一样向我跑来”,为我们这西下的夕阳涂一抹梦幻般返照的回光。可我依然能看见她的深痛:一双醒目眼睁睁看着悲剧拉开了序幕却又徒唤奈何,只能以她慈悲的心怀温情的语言把挽歌唱响。

共 12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用苍老的声音讲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部落里发生的故事,那么多人死去了,那么多的悲哀和无奈。文章有那么多的地方语言和民族特色,把一个部落的生生死死,游走存亡,讲诉的清清楚楚。欣赏,问 江渔樵。推荐阅读!【编辑秋心】

1 楼 文友: 2012-05-16 15:2 :19 欣赏美文!问 江渔樵!欢迎光临!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2 楼 文友: 2012-05-17 08:06:51 欣赏学习你的佳作了,OK。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楼 文友: 2012-10-01 2 :52:57 剖析很精致的一篇作品,很严谨客观的文笔,欣赏了.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张大东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咨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张富全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网络咨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张淑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