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驻京办撤销 北京房屋租售市场或增百亿供应量

2020-01-16 16:58: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日经济新闻2月5日讯 2月1日,在北京马甸南路2号的七省大院里,一栋外表陈旧的6层建筑正见证着驻京办班驳的历史与辉煌。一楼的碑刻铭文注释,该建筑由赣湘鲁闽苏浙吉7省在1997年联合建设。

此前,江苏和福建两省的驻京办已相继搬离这里,如今,大楼只有5省的办事处还在,剩余的楼层出租给一些公司和机构。而在楼宇附近,林立着多家宾馆:山东宾馆、湘都宾馆、闽人宾馆等。

楼内正在工作的湖南驻京办工作人员陶小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早已获悉500多家地方各级驻京办将要被撤销的消息,不过由于他所在的是省级驻京办,因此并不担心被撤销。“但我们很快也要搬家了,湖南大厦将在今年内竣工,就在北京站附近。”说到此处,看着大楼里已经有些褪色的地毯与门庭,陶小平显得有些哀伤。

驻京办撤销

人物

驻京办主任:我们还在等“撤退通知”

“我来北京快5年了。在北京生活节奏快,能学很多四川没见过的东西。”四川仪陇县驻京办主任王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县在上世纪80年代末建立起第一个驻北京的建筑队,驻京办也随后建立起来。”王德说,仪陇是一个劳务输出大县,著名的“川军”建筑工程队的劳动力核心就是仪陇人。

对于王德而言,仪陇老家人口输出越多,自己履行职责的难度就越大。“可以不夸张地说,北京有一半高楼是川军建设的;而在川军建设的项目中,70%都有仪陇人的身影,这只是仪陇人在北京的一个缩影。”王德告诉记者。

“我们县驻京办只有 个人,几乎所有精力都放在维稳和对流动党员的管理上。仪陇人在北京注册的公司几乎都把党员关系放在我们驻京办,现在一共有25个党支部。因为党的关系要找到组织,驻京办就起到这样的作用。”王德说。

谈到对于撤销驻京办的看法,王德给记者讲述了一个刚发生的故事。2009年12月,在河北唐山下属某县级市打工一年的400多名农民工因为未能拿到工资,派代表到当地市,要求立即支付工资。由于当时情况紧急,该市一位副市长现场表态,“元旦之后工资一定到位。”然而,着急的农民工在2010新年伊始却仍无法领到工资,而前述副市长也不再露面。无奈之下,愤怒的农民工集体前往当地大楼聚集。

“这时我接到了电话,两个小时以后便赶到现场。这400多农民工来自22个省市,其中有280多人是仪陇县的。我赶到以后,马上用家乡话喊话。这时候农民工意识到我是家乡驻京办的主任,是的代表,他们看到了的人,听到了的声音,激动的情绪有所缓和。”王德满脸激动地说,“最后我代表仪陇县与该市交涉,终于把拖欠的工资悉数要回。而假设我再晚到一个小时,后果将很难设想。”

“现在北京市的建设已经趋于饱和,城市建设正在向周边扩展,天津、河北甚至山西等地都有大量的川军建筑队。现在登记在外打工的仪陇人已经达到10多万人,有时候我们还要接待一些在外地打工、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民工。不断涌出的人口和地域分散的特点,给驻京办工作带来很大难度。”王德介绍说,仪陇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每年县给驻京办的经费约为20万元。“20万真的不够,所以我们没钱投资在北京发展产业,其余的经费大多来自同乡的捐赠,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维持日常的开销。”

就目前而言,王德在仪陇县驻京办的任职时间已经不长了。国务院文件明文规定,“撤销县、县级市、旗、市辖区人民以各种名义设立的驻京办事机构,要在意见下发后6个月内完成。”

“县级驻京办肯定要撤掉,目前省里的文件还没有正式下发。我们也在等正式通知之后,才能决定具体哪天撤回老家。”谈到这些话题时,王德显得有些伤感。

驻京办撤销

前景

工作安排:公共职能“往上移交”?

在县级驻京办撤离以后,其公共事务职能将如何处置?驻京办人员撤回之后又如何安置?

对此王德表示,“我撤回去以后很有可能会到县人大或县政协任职,而其他员工也是县的公务员,肯定会有工作安排。不过我最担心的是,在县驻京办撤销以后,万一发生农民工聚集等事端,地市级或省级驻京办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赶赴现场采取维稳措施,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王德认为,驻京办最关键的社会作用体现在招商、维稳、人事关系挂靠等方面,而事件的大多数主体是农民工,因此由县级的派驻机构出面和农民工联系是最对口的。此外,对于驻京办撤销以后党员组织关系的问题,王德表示,他曾向县相关部门建议成立一个仪陇商会,把组织关系挂靠在商会里面,“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交到省驻京办里面去。”

针对县级人民驻京办的公共事务职能如何处理,记者采访了相关驻京办。湖南省驻京办的工作人员陶小平对记者表示,“县级驻京办撤销以后,其相关公共职能一般往上一级人民驻京办移交,比如临湘市驻京办往岳阳市驻京办移交。”不过,这一假设得建立在岳阳市驻京办也能保留的前提下。按照有关规定,岳阳市驻京办必须在得到湖南省批复以后才能决定是否保留。当记者向临湘市驻京办一位人士求证时,该人士说,“我们这里肯定会被撤销,相关职能可能会挂靠到岳阳市驻京办处理。”陶小平也表示,截至目前还没有听到临湘市驻京办职能将移交到省驻京办的消息。

实际上,上述 级人民驻京办的关系问题也是各省同样面临的普遍问题。“撤销县级驻京办,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由谁来办呢?如果不能很好地安排,每个县级单位再派人驻扎到地级或省级办事处,那结果就跟以前没什么区别了。”某省驻京办一人士表示。

据 省驻京办经联处副处长金宝山表示,“很多县市一级的联络处其实没有存在的必要,一个机构三四个人、一个办公室能做什么事情?完全可以撤并到省驻京办这边的某一个处室。”

“驻京办应回归其公共服务职能,尽量减少负面影响。”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毛寿龙认为,驻京办如果陷入应酬和接待事务中不能脱身,很可能会演变为当地在首都设立的非理性的第二行政中心。毛寿龙建议,各级驻京办应注重民本思想,回归本来面目,在、社会协调、解决外来进京人员的困难方面发挥更大、更广泛的作用。

驻京办撤销

影响

遗留资产处置或增大二手房租售供应

“仪陇县驻京办是向商务部借的工作间,自己没有在北京购买房产,所以撤销后资产处理比较简单。”王德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但据记者了解,有多家其他地级或县级驻京办在北京买了房产、车辆,甚至开办了宾馆,这些资产如何处置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在北京市东四五条狭窄的胡同里,四川省南充市驻京办就“隐藏”在一个小四合院里。据一工作人员介绍,这座小四合院是南充市购买的,目前估值上千万元。

“我们临湘驻京办没有买房,但是汨罗驻京办买了房产,他们赚了一大笔。”临湘驻京办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而湖南省驻京办工作人员陶小平则表示,位于北京站附近的湖南大厦今年内将竣工,预计今年底湖南省驻京办也将搬迁过去。

国务院办公厅于1月19日印发《关于加强和规范各地驻北京办事机构管理的意见》,要求派出地对驻京办事机构加强预算、财务和资产管理,将其国有资产收益及其他非税收入纳入派出地财政管理。该文件同时还指出,对撤销的驻京办事机构的土地、房屋、车辆及其他资产,派出地要按国有资产管理规定处置,对工作人员要妥善安置。上述通知成为县级驻京办撤销时进行资产处置的红头文件,该工作完成后,各省区市人民要将有关情况报送国务院,并抄送监察部、国管局。

据记者了解,2009年1月,山东潍坊市在全国率先撤销驻京办事处。虽然在人员安置等方面很顺利,但是其资产处置至今未能找到合适的方案。由于资产很难处置,原潍坊市驻京办所在的院落

(后海前井胡同)保留至今。这栋院落已更名为“潍坊之家”,是一座仿古式建筑,占地面积4000多平方米,有地下一层和地上两层。目前,该院落大部分房间的门都锁着,床、桌子和椅子都蒙上厚厚一层灰。值班人员说,潍坊之家的产权属于潍坊市。

去年潍坊市一共撤销了11家驻各地办事处,潍坊市国资委授权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具体负责,已拍卖了上海、深圳的房产,目前只有北京的“潍坊之家”闲置,还没有明确的处置办法。潍坊市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地方在北京拥有的资产是不会轻易处置的。即使以后处置,由于房产、土地已升值很多倍,如何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也是要考虑的问题。

近几年,一些驻京办的资产迅速膨胀,开设了宾馆、涉足房地产开发甚至经营地方土特产。据报道,东南沿海某省驻京办有固定资产近20亿元,其中五星级酒店就有两家。

据山东省驻北京办事处介绍,该办事处现为正厅级,下设办公室、综合业务处等5个处室和山东宾馆等 个企业化管理的单位,现有干部职工500余人,固定资产5亿元。

据北京市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各级驻京办事处的资产在2001年就超过了100亿元,仅2002年,这些办事处在购房、建房的投资和日常经费开支就高达4 亿元,平均每户482万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 .5%和21%。而在过去近10年之后,随着北京市房地产市场的迅速升值,当初100亿元资产所对应现在的市值已经难以估量。

县级驻京办将要在6个月内撤销,将导致数百家驻京办陆续撤离北京。相应地,一旦驻京办撤离并处理占用的宾馆、商用房和住宅,处置这些资产会遇到一系列相关问题。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部分地市级驻京办保留与否存在不确定性,如果其中一些驻京办也将撤离,加上582个县级驻京办,所对应的房地产市场价值将至少超过上百亿元,其中绝大部分将流入市场,这其中尤其对二手房租售市场可能产生更大的影响。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教授表示,多家县级驻京办在北京开发了餐饮、旅游等相关产业,在驻京办撤销之后,这些产业如何处置是个大难题,既需要当地协调,也需要相关主管部门进行监督,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驻京办撤销

访谈

“职业中介”生存空间会更大

针对县级人民驻京办撤销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近日对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凤田进行了专访。

NBD:驻京办撤销后会遗留哪些问题,如果妥善解决这些问题?

郑凤田:以前有些驻京办存在相当程度的现象,这次撤销是中央给出的最终决定。至于遗留问题要从两方面考虑,就是驻京办国有资产的处置和被撤销的驻京办职能转化问题。有些驻京办在北京拥有自有资产(比如房产和饭店),在驻京办撤销以后,原有的房产和饭店可能会转化为公司的形式,被别人接手。这样其实更好,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地方也可以入股,这是一种理想的方式。

NBD:取消县级机构,他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将会交给谁呢?

郑凤田:对于县级和县级市驻京办的职能问题,应该会向上移交,比如党支部的管理和维稳工作。一种比较理想的方式就是地级市和省级驻京办从地方轮流抽调工作人员来协助工作。不过,这样可能又会出现被保留的驻京办机构臃肿的情况。另外,在驻京办撤销以后,跑项目的工作可能会委托给中介机构来做,一些和有关系的中介机构会在跑项目这方面更加具有优势,也能给地方部门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

NBD:驻京办撤销以后,初步预计遗留多少资产?

郑凤田:资产的出售一定会有其他人接手,而接手的人可能会与驻京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遗留资产很难算清楚。

NBD:按照您的意思,如果县级驻京办撤销之后,那些“职业中介”的生存空间反而更大?

郑凤田:是的,他们的机会应该会更大,因为任何地方始终都会需要中央支持,只要有这种需求存在,这些“职业中介”就不会消失。

NBD:初步统计,全国有5000余家县级办事处归口北京市发改委区域经济合作处管理。其中至少一半没有正式备案,这是否非法?

郑凤田:这肯定是违法的,但是因为有地方作为“靠山”,这种情况一直就比较普遍。不过,如果原先驻京办的资产能够顺利、合理地转化为企业形式的话,以后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汤白露 实习)

武汉肛肠医院在线预约
黑龙江盛京医院地点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大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郑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