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风范烈 第六章 兵器库

2019-12-04 17:49: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范烈 第六章 兵器库

凡和道源轻语三人在兵器库选择着他们三人的兵器。风带着风行天在另一个架子上选择着两人的兵器。

孙吉与胡玉秋却在另一个角落挑选。

道源和轻语一直在说话:“我就说过我们像尊者手下的士兵,这不现在和我说的一样,我们要拿起武器替他们打仗了。”

轻语摇着头说道:“他们说我们是虚幻大陆的人……,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第一次见元尊者时,他还问了我一个问题……”

道源看着架子上的兵器说道:“这兵器和我们以往见过的大不一样,它们质地硬的夸张。这些兵器似是用了我们不知道的物质炼出来的。哦,你是说元尊者问的那一句——你这一路走来,到了现在有什么话说吗?”

凡在两人身边听着他们说话,他想着心事:冲击有些大了,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在这无尽的时空中竟有着两个大陆,我们是虚幻大陆出生的人,元他们却是真实大陆出生的。

对于元四人说的话,他们四人说的虚幻大陆出生的修者经历的都是些虚幻——凡心中是不相信的。

自己这一生自己最清楚,你们说是虚幻就是虚幻的吗?

这段时间内,他们四人也在一起谈论过这个问题。

风一开始是一直沉默。而道源和轻语倒是相信元他们所说的是真实的。元为什么要骗他们呢,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尊者。

凡说道:“不能全信。”

风说了一句:“面对一切,做自己应做的。”

大一起点头。

轻语看着手中的一把银白色的刀对道源说道:“你挑好了自己的兵器了没有?”

道源笑道:“我用什么兵器都一样,呵,这根铁棍不错——就是它了。”

道源从架子上拿起一根长有六尺,粗细刚好一握的黑色铁棍笑着说道。

凡也有了他的兵器,他手中拿了一把刀。

轻语虽说一直和道源在说话,心却在凡的身上,她看到凡已经挑好了兵器,就对道源说:“我的也挑好了,就是这把刀了。”

凡挑选的刀有三尺长,轻语的刀也是长三尺,两把刀的样式一样,颜色却不一样。

轻语的刀是银白色的。而凡挑选的刀却是蓝色的。

凡看到轻语也挑选了一把刀,不由对轻语笑了一笑。他看了看风所在的位置,向他走去。

看到凡对自己笑,轻语心内跳动,脸色发红。

道源没有发现轻语的异样,他自顾自的说着:“这把棍子真不错,嗯,你的刀也不错,哈哈。”

风带着风行天在兵器架子上看来看去,他给风行天挑了一把赤色的长枪。风双手上拿着一把剑和一把铁尺正寻思着那个好的时候,凡来到了他的身边。

风看到了凡,他笑着向凡点了一下头说道:“你看这把剑好还是这铁尺好呢?”

说着话,风把右手中的铁尺放了下来,他看中了剑。

风行天站在风的身边笑着看向凡。风行天已经知道风是他们风家的老祖,老祖尊敬的人,他一定会尊敬的。

孙吉带着胡玉秋也在挑选着兵器,他一边挑选一边对胡玉秋说道:“老胡,你和轻语前辈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吧,我可是道源老祖的血脉,这事儿我才知道。不过他吩咐过我,不要老祖老祖的叫他。”

听着孙吉说话,胡玉秋随手拿起架子上一个像人偶样的兵器说道:“这是什么?样子好怪。”

孙吉看也不看胡玉秋手中的人偶兵器,他拿起一件像是缩小的山峰兵器说道:“这里的怪兵器还少吗?”

胡玉天笑了笑把他手上的那件人偶样的兵器放下说道:“我自然也是轻语老祖的后人,不过我不是她的直系血脉,轻语老祖没有直系后人,就选择了我。”

孙吉最终拿起一把棍子说道:“就是它了,我感觉我还是用棍子好。你说这风范烈和凡前辈有什么关系,凡长辈是他的老祖吗?”

胡玉秋拿起一把剑来说道:“我用它吧。这些事情咱们不好多说。走,看看风行天和风范烈两人选择了什么兵器。”

孙吉和胡玉秋走了一圈,没有找到风范烈,却看到凡和风正在说话,两人情绪都有些激动。在他们两人身边的风行天看样子似是呆了。

孙吉和胡玉天对望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也不便去过,就站住了发楞。

听了风的话,风的身体微微的抖了一下,他看着凡哑着嗓子问道:“你说什么?咱们两个是有着血脉关系的亲兄弟?”

凡看着风轻轻的点头说道:“不会错的,我的本体是风木,我选择风范烈就是因为他是你的后人。我没有自己的后代,我看着范烈这孩子还可以,就选了他。”

风的眼睛都有些湿润:“我的本体是风木,行天也是。”

说着话,风伸出右手

,他的手上慢慢的生长出来一棵小小的碧绿植物——正是风木幼体的植株。

凡也伸出右手,他的手中出现了和风一样的风木幼体植株,两株植物一模一样,毫无差别。

风把左手中的剑递给风行天。风行天楞了一下,慌乱的把剑接了过来。

风行天在旁边早就呆了:什么,风前辈和老祖是亲兄弟,风范烈也是老祖的后人?

风把自己的左手指咬破,他向着凡手中的风木幼体植株上滴下一滴血来,那血滴到凡手中风木幼体的植株上,只见红光一闪,血融入了植株体内。

凡把左手中的刀放下,也将自己的左手指咬破,依风的样子滴了一滴血到风的风木幼体植株上,同样是红光一闪,血融入了风的风木幼体植株内。

看到这样的场景,风行天已经断定,老祖和凡前辈正是亲兄弟,这是他们血脉相认的一种方法。

“哥哥!!”

“弟弟!!”

风和凡的眼睛中都有泪花出现。两人修行的年代久长,经历了数不清的历练,成为朋友也很长的时间了——风万万没有想到凡是自己的亲哥哥。

“哥哥,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兄弟的,我可是没有告诉过你我的本体是风木啊。”

凡说道:“是元尊者在问过我们相同的那一个问题后对我说的,元尊者让我在传承者没有选择出来,不要说出这个秘密。”

风皱着眉说道:“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哥哥你选择出来传承者才说出来咱们是亲兄弟?”

凡摇头说道:“不太清楚,元尊者可能有着他的想法。”

元昊当时对凡说让他不要在传承者选择出来前说出他和风是亲兄弟这个秘密,是因为他当时得知了邪血教可能知道了他们四人的所在,他怕在选择宇宙生命的传承者上有什么差错——他怕的是他的手下有什么变化。凡和风兄弟相认之后,他们如果要回原始星域,元昊是不能拦阻他们两人的。

元昊知道:在原始星域,宇宙生命没有归虚的时间。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大厅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三个人。

三个打扮怪异的人突然出现了,这三人都穿着血色的紧身家,他们都戴着面具。

在房间中的宇宙生命都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陈雨倒是心中转的快,他大喊了一声:“邪血教!?”

陈雨的这一声让大厅中哗然:怎么?邪血教来了,为什么元昊四人没有反应?

这三个打扮怪异的人出现之后,其中一人高声说道:“你们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动!”

说着他拿起兵器架子上的一把铜锤,随即两手用力——那头颅大小的铜锤在他的手里成了碎末。

这一手力量,让房间中的人呆呆发楞。

他们都在选择自己的武器,也都试过架子上兵器的硬度。

以他们的修为,全力之下,那种力量之强,可是让人结舌的。

他们是宇宙生命,他们的体内就是一个个不同的宇宙,他们的力量无以伦比。虽说元昊四人指出他们是来自虚幻大陆的人,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力量很是自信。

可这里的兵器他们奈何不了丝毫。这里兵器的硬度,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这个戴着面具的人,他两手揉碎了一把铜锤!这种力量,强过他们所有人——他们如果盲动,真是送死。

见房间中的人很是听话,这一个揉碎铜锤的戴面具者哈哈笑着说道:“我喜欢懂轻重的人。我们三个金丹到了,元昊还能跑到那里去,你们出去吧。”

两个没有说话的戴面具的人把凡等七十人都带去大厅。那一个揉碎铜锤的人在房间内寻找起来。

他的动作很快,房间内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不在这里,难道在他们四人身上?”

自言自语后,他走出摆放兵器的房间。

凡七十人被两个戴面具的人带到大厅里,七十人围在一起,被两人看管了起来。

看到揉碎铜锤的人出来,两人其中的一个身材略高些的问道:“找到没有?”

“没有,不在兵器库内。”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一人说了一句:“他们是拿不起了把剑的。”

揉碎铜锤的人对着七十人中的一人问道:“他们四人在那里?”

他问的却是洪兴的一名手下,此人叫刘三基。他离揉碎铜锤的面具人最近。

刘三基说道:“你说的四人是谁?”

“元昊,洪兴,空鲎,静云,他们四人在那里?”

“不清楚,这里是安乐峰,安乐峰太大了,他们去了那里,我们都不清楚。”

刚说完话,刘三基忽然感应到了洪兴。

在刘三基的身上,有着洪兴的一个玉佩,通过这件玉佩,刘三基感应到了洪兴正向着他们这里飞来。

正在飞近兵器库的洪兴脑海中传来刘三基的声音:“邪血教来了三个金丹,我们全都在他们手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