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轻舞】 竞选(小说)

2019-09-14 09:1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再过几天,刘村竞选村主任的工作就要开始了,村民看着那些参加候选人的简历,他们总认为除了那些原来既定的几个,还是那么几个,能不能换几个或者再添上几个。他们中间有几个胆大的干脆给镇选举委员会打了电话。电话那端回话:“选人民的当家人就应该由人民自已提名,希望你们投好神圣的一票。”
一.
刘村八组的几个“闹事”村民,他们将自己的组长王德标的简历,也贴在村选举候选区公布栏里。这举动让刘村选举村主任炸锅了。历届选举都是按既定的候选人中,选出村主任,从来都是按既定的程序办,没有乱过套。历届的选举很成功,而且都是先进选区。人们看到八组有“闹事”的,便开始担心会不会出但爆炸新闻。
不过,这担心归担心,我们先看看王德标简历再加评论一一八组组长王德标,现年五十三岁,高中文化,中共党员,对越自卫反击战战斗英雄。当村民组长二十多年,大公无私,处事公道,积极进取。该组共同生产费用居全村最低,农田水利设置完备,率先带领农民种市场田,我们拥护他能当上村主任,可以给全村带来福音。当这张介绍王德标的简历公示出来,就真惹出麻烦来了。你看人家都只是介绍了简历,而他的还写下拥护他当村主任的话,仿佛他就是村主任。人家现在还在台上正主持工作的村主任怎么办?这不明摆这制造选举乱。
这天王德标的妻子彭凤枝正在家里做午饭,她想着等王德标吃过饭后,自己还有好几件重要事去办,商量着如何大棚蔬菜里辣椒摘些送附近工厂的大食堂。她也想这男人还真行。当初我们恋爱时,都说他家兄弟姐多,穷得很。我却不这么看,我看他魁伟的身材,一脸的笑,一笑一个小酒窝。不管谁反对,我总是把嘴巴一翘,“我就喜欢他,喜欢他。”我妹子还臭美地说:“好呀,姐夫欺负你,回娘家我不开门。”我娘说:“女儿是菜籽命,落在肥地就是福。”我爸说:“你们尽心往坏处想,没往好处想,说不定我们都托凤枝的福。”妹妹还生气,“就你们指望姐,还有我咧。”每次王德标来我们家,我一点不害羞,扯着他说话,饭桌上你挑好吃的放我碗中,我也挑好吃的放到他碗中,竟然忘情地把同一碗菜拣光。妹子在一旁笑了,“爸爸,妈妈,你们看姐夫和姐姐都喜欢吃一碗菜。”我们四目相对都笑了。妈插话说:“看来你们两个脾味相同,天生一对。”这也正合了我们乡村里一句俗语,“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娘的潜在意识,“凤枝,你的这个女婿我喜欢。”她在极力地支持着我,支持我们恋爱。每当这时,我停住吃饭,着王德标怎么把一口一口的饭往嘴里扒,他嚼菜的声音是那么的脆响,非常吸引我的食欲。有他的日子我会多吃上大半碗,我是那么的高兴。他去我家一次,我就舍不得他再走,我寻着话儿找他聊,一聊大半夜。好几次夜里送他,他送我,我送他,一直送到天亮。现在也不知为啥,虽然是过柴米油盐的夫妻,但还是象初恋那样,恨不得老守在他身边,一刻他不在身边象掉了魂似的。
彭凤枝还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忽然王德标的堂妹王小姣风风火火地跑来,“嫂子,快,快,快! 彭凤枝说:“妹子,什么事,把你急成这个样了?”王小姣见嫂子这么说,站住脚步,拍了拍胸,咽下一口唾液,似乎平静了,“嫂子,哥出大事啦!”彭凤枝“嘣”的一声从坐着的板凳上站起来。她从来没这么激动过,又忙问:“什么事?”“有人举报哥破坏选举,镇里马上派人来抓他。”“不会吧,你哥这人我跟他几十年了……”王小姣着急地说:“不信你去村头看。”彭凤枝此刻如猛虎下山,一阵风似地来到了村头。她看到候选栏里果然有自已男人的简历。她从头到尾看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呀,我男人是这样的一个人呀,按照选举法,人人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如果大家能选我男人当村主任是大家的福却是我的苦,我男人一根筋办事认真。不过她转而又一想,男人的堂妹小姣说他破坏选举,可能无风不起波浪,算了,我家男人不参加竞选,免得趟这浑水,吃亏不讨好,不如,不如,不如……她这样想着,伸出手正要揭下王德标的简历,却被身后一个伸张的五指压住。她下意识到这张手好熟,厚厚的手茧,粗粗的手指。还有那熟悉的呼吸声。彭凤枝缓缓地转过头,一双眼睛不相信地盯着,原来是自已的男人。王德标微笑着,轻声地说:“凤枝,你让它留着。”“为什么? “不为什么?”王德标轻拍着凤枝的肩头说:“回去,我们去办我们该办的事。”此时的彭凤枝忽然想起五星服装厂,春华包装厂人家食堂等着送菜过去,便径直回家。
二.
王德标夫妇二人走后,在村头候选公布栏里确实有不少人议论纷纷一一 什么年代了,五十多还想当村任。
人家当组长时间长了,有官瘾了呗。”
“现在不是有官瘾没官瘾,我们只认一个,办事公道,真心为我们办事。”
“八组的田比我们其它组的田好种,田又增收,开支又少。”
“是呀,人家在十多年前就水田形成格子化,灌溉形成电气化,栽种收割实行机械化。”
“八组的反季节蔬菜,人家都有存款。”
“我们不看别的,人家八组没有光棍汉,娶的都是城里人。”
“楼门对楼门,板门对板门,人家有钱人对有钱人亲戚。
“这功劳还是人家组长有担当,肯当家作主人。”
“不信这村主任让他来当,我们会都沾光。”
“你别说了,人家现任村主任肯让贤吗?”
“是的,光凭我们说有啥用?人家那用大红纸采用打印出来的正规简历,是政府行为告诉你选他们。”
“王德标那简历是胡闹,他等着坐牢。”“胡闹,胡闹,胡闹”……
三.
王德标在对越反击战中,是一个排长,又是一名战斗英雄。复员回家乡的第一天,他父亲王可法通过关系给他找好了上班的单位。可惜的是他就是不肯去。他说我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我什么都没想,想父母养育之恩外,想的是家乡父老乡亲。记得我当初去参军时,村里敲锣打鼓让我们畅游全村,那天好风光。在我们八组,五保老人周婆婆抱着我哭诉:“好孩子当个好兵。可能等你回来看不到我了,你当上英雄我会含笑九泉。”还有陈大伯八十多了拄着拐杖拉着,“孩子,你是我们村的骄傲,我活着还等你回来看我。”我就凭着这些话,这种感觉,这种感情,在战场上,我带着全排战士英勇杀敌。现在我王德标回来了,当年的周婆婆,陈大伯都作古了,但他们的话,我还记得,他们的话激励我在沙场上杀敌,今天也同样激励我和乡亲们修补地球。王德标回到家乡,在八组里发现这一个组长好几年没人去当,他到村干部那里主动毛遂自茬,当起了村民组长。
那年正是初春时节,王德标到八组田野转了一转,路边花草香气袭人,草长如飞。他来到水田地段看了看,发现许多用来灌溉的沟渠到处都是鼠洞,他召来组里的一些明白人开了一个智囊会,原来八组这些年来无人出来任组长,田间管理事无人主管,到时共同生产费,农用杂工混摊,谁也搞不清哪里钱用那里,反正钱出了,麻烦事越多,共同生产费用成了无底洞。你说你意见,他说他有意见,都黑说白说。此时的王德标身感一个小组长责任重大。面对实际情况,他必须问计于种田经验老道的老人。他的谦虚,兼负责任感的精神打动了大家,大家献计,如果要減少农田灌溉水浪费大,必须全员春季都动手,把灌溉渠加固,然后夹起夯,四人一组精心打夯。很快在八组的灌溉渠上,人们听到很有生气的夯声。八组的夯声和着春风和流水,形成一组春的旋律。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年八组水稻比上年增长百分之三十,共同生产费用由上年的每亩一百五十元,降到每亩一百元。这年乡亲们感慨地说:“还是自家的当家人会当家,王德标真是个好组长。”
四.
随着时代的改革,许多农家子弟赶上了打工浪潮,田里的田无人种,留守者都是老的老,小的小,如何让这些留守者种好田,又有收入,让在外人员打工放心。王德标在八组开了一个先河,农田灌溉电气化,水田格子化,栽种机械化。这三个化,不是嘴上话,要实施那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然而在王德标手中,真的只用了一天两天,也许有人说这是为王德标出牛皮,也许有人说这是在说相声,也许还有人说这叫东方夜谭。
王德标自从有了这么一个设想之后,他对任何人也没讲,只给他父亲讲了,而且父子俩连续谈了三天三夜。也许有人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事,父子俩要长谈这么长的时间。要谈必须要谈。追朔到那些颠倒黑白,简直是荒唐的年代,王德标的祖父是市中学的校长,这八组的陈上才是该市中学的教员,偏偏他们出生在同一个村,又是在同一个学校工作,应该是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偏偏王德标的祖父王家齐,什么都陈上才强。王家齐回到家中被乡民奉为宾,而他无人问津,这样他对王家齐恨之如骨,在校期间常想借故害死王家齐没得逞。政治运动给了陈上才机会,他揺身一变成了造反有理的学校革命委员会主任。王家齐成了专政的对象,大会批小会斗,架飞机,游大街。有一次,陈上才将王家齐五花大绑,趁喊口号,人员混乱时,早有预谋的他,一脚将王家齐踢下批斗台,让他一命乌呼了。罪名是王家齐畏罪自杀。你们说这种仇谁不报,王家与陈家这世仇永难了却。
在刘村就因为这件事,王姓与陈姓从此不通婚。更有甚者王姓与陈姓只要一丁点事,都是全员上阵,闹得鸡飞狗上强。这次王德标为了八组通“三化”,必须要投资十万,这钱哪里来,八组在外打工的服装老板有十人,其中有千万资产的就是陈上才的孙子陈石头。此人名副其实,是个石头脑子,据说村里的书记亲自找过他,他对家乡的建设一文不拔,陈石头的父亲倒还有些通情达理,于是他想用陈石头的父亲陈开发去攻石头。但是王德标的父亲王可法就是不同意,说祖父王家齐的冤魂在地下不得安宁。王德标劝导父亲,爷爷早已平冤昭雪,再说两位老人早已不在人世,恩怨相报何时了。现在我是组长,组里的事我要作主,如果我记着仇恨陈家人谁肯服我,我在战场上我记挂的守国土打击敢于来犯,我在家是带领大家致富,让百姓过上幸福和谐的生活。你我都是共产党员,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计较个人恩怨还算共产党员吗?王可法见自己无论怎么说,怎么想也说不过儿子,只好默认了。王德标说服了父亲之后,很快找到村党支部书记刘和平。村支部书记听了王德标的汇报,拍掌称赞,拉着他的手良久。
五.
一个明星朗朗的夜晚,王德标带了礼品和村支部书记刘和平到陈开发家。王德标先是很有礼貌地喊:“开发叔,我是德标。”喊了半天没人应,村书记刘和平亮着噪子高喊:“陈开发,开下门,我是刘平。”还是没人答应,刘和平习惯地伸出手掌拍门,拍得山响,此刻在厨房里拾掇锅碗的陈开发才听明白有人喊,他口中念道:“来了,来了。”陈开发拉开门栓,开得门来,借着灯光一看,向住了,一个是结死的怨仇,仇人的儿子,一个是村党支部书记刘和平。还是王德标脑子灵,首先向前一步很有礼貌地说:“大叔,我们还是进屋说话吧。”边说边挤进了陈开发的家。
村书记刘和平一进陈开发家,开门见山地说:“你们王、陈两姓,这么多年来一至是老死不相往来,今天人家王德标亲自来看望你。”王德标很有诚意地趁机拿出礼品。“陈大叔,上辈子的恩怨不能留在下辈子,我们子子孙孙生活在仇恨中多么的可悲呀!”王德标把身子转向陈开发,“这几天我和我父亲也谈了,希望我们在此一笑泯恩仇,他知你爱抽卷烟,还特为你卷了一百根,喻意一了,百了。 陈开发也拿着王可法给他卷的卷烟,这是我们没怨仇时在一起习惯卷的粗烟。他点上一只,边叭嗒地抽,边说:“应该让怨仇烟消云散。 村党支部书记刘和平也补充说:“人活着不能老活在仇恨中,那多么的苦呀。”“是的,是的。”陈开发也咪着老眼笑了。那笑声好似解开他精神上的枷锁。刘和平见时机已到便将王德标想解决八组“三通”的规划讲给陈开发听了。陈开发认为王德标的想法很好,这资金那里来,他首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自己找儿子集资十万,因为陈家也有那一亩三分地,也算一份建设家乡的功德。王德标为了稳妥起见,决定陪陈开发一齐去,刘开发也表态跟着去。王德标感激地握着刘开发手,不住地说:“谢书记的支持。”
六.
第二天,一大早,刘村的村书记刘和平到镇车站等王德标和陈开发。大约上午九点他们上了直达广州的汽车。此去广州的目标是一致,但他们各自心里有斗争着,刘和平耽心陈开发的儿子陈石头能听劝说吗?如果不成该怎么办?陈开发是想什么办法让儿子拿出十万元搞好八组的“三化”工程。王德标想遇见陈石头如何对话,让陈石头也象他爸一样,化仇恨为友好,不要世世代代去背上一辈人的包袱。就说自家堂妹小姣与陈红星,从小青梅竹马,现在到了结婚论嫁的地步,又何必为上一辈的恩怨棒打鸳鸯。他想到这些现实的问题,相信他摆在桌面上都会有一个共识,和好如初。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行快,王德标由于这段时间日夜劳顿,很快有些睡意,连接打了几个哈欠后,进入了似睡非睡的境地。

共 798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竞选》看得人心潮起伏,曾几何时,竞选有了很多不为多数人所知的黑幕;曾几何时,竞选成了上货送货,拿钱买官的状况。有多少村官拿着百姓的血汗钱,去任意挥霍,却总不办实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竞选只是成了一种既定的模式,成了一个按部就班的这届下去,那届上任。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乡能有个为民做主,造福乡里的好村官,就像作者笔下的王德标一样,一心只是为了让家乡更加的美好,一心只是为了让家乡人都过上富裕的小康生活,身先士卒,从自家开始建大棚,种蔬菜,带领乡亲们一起奔小康。亲自到和自家上一辈结怨的陈家,诚恳地去化解恩怨,并接受了陈家的资助,很快实现了八组的“三化”工程。激动人心的竞选那一刻到来了,“实到人数三千三百二十七人,最后统计王德标三千一百二十五票,夺得最多票。”好一幕激动人心的场面,好一个为民做主,一心带领乡亲们共建美好家园的王德标。真的希望这个社会可以多一些和谐,真的希望这个世界上多一些像王德标一样的村官们!一篇有理有据,人物形象鲜明,很接地气,正能量满满的好文章,推荐加精共阅。问候作者辛苦,期待着你的更多精彩!【轻舞编辑:梦婷】
1 楼 文友: 2015-11-22 12:56:17 这样的好村官,谁都想要。但愿这篇正能量满满的文章可以被更多的人看到,更希望每个地方都有这样为民做主,造福乡里的好村官!
问候徐哥创作辛苦,期待着你下一篇的精彩!
2 楼 文友: 2015-11-22 14:18:41 谢编辑老师辛苦编辑。
 楼 文友: 2015-11-22 15:26:09 问候老师创作辛苦,轻舞因您而精彩!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4 楼 文友: 2015-11-22 19:24:24 拜读徐老师又一佳作,祝福作者笔健,精彩连连! 时光静好,与卿语!似水流年,与卿同!繁华落尽,与卿老!大脑健忘吃什么药好
痴呆症早期吃什么药
饮食引起的腹泻怎么办
新生儿眼睛有眼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