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国家绿肺秦岭山脉伤痕累累疯狂采石何时休

2019-12-10 20:4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家绿肺”秦岭山脉伤痕累累 疯狂采石何时休?

痛心!“国家绿肺”秦岭山脉伤痕累累疯狂开山采石何时休矣?

来源: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王海涛陈艳波)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了突出位置,首次将生态文明建设写进了五年规划的目标任务中,让绿色发展成为“十三五”时期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基调。从今天开始

,我们的节目就将聚焦秦岭地区的生态保护问题。因为秦岭是我们国家中部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也被尊称为华夏文明的龙脉。我们首先来看看两张遥感卫星影像图。

“国家绿肺”秦岭山脉斑痕累累,植被锐减、生态破坏让人震惊。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高级工程师刘雪萍:在图上我们就可以看到,在(2015年的)图上出现了大块的斑块,这些斑块非常明显,分布在河谷这个区域。这样斑块出现呢,面积大,一个是分布也非常广。

这些粉红色的区域就是植被被破坏的地方,它沿着秦岭北部山脉,自西向东,从平原一直延伸到了秦岭腹地,就像病毒一样在这个绿色王国的版图上不断扩散。所到之处,斑痕累累。

“关停”矿山热火朝天,“停产”矿山未停产。两访矿山所见截然相反,是谁在为屡禁不止的违规采石通风报信?

眉县位于宝鸡市东部,秦岭主峰太白山穿境而过。2005年国家环保总局颁布的《矿山生态环境保护与污染防治技术政策》明确规定:禁止在铁路、国道、省道两侧的直观可视范围内进行露天开采。但是11月4日,当《经济半小时》沿着315省道眉太县东行,刚穿过太白县与眉县的交界处,便看到公路右侧的山岭上有采石场留下的痕迹。这个采石场位于眉县的桃园沟,紧邻石头河水库。从矿山上向下望,可以清楚地看到石头河水库及眉太公路。来到现场,已经看不到任何生产设备,开采过后的山体寸草不生,只剩下大面积裸露的岩石,像一块块伤疤镶嵌在绿色的山岭中间。曾经在矿上工作过的村民告诉,这家矿山已经被关停了。

看到,尽管这里的矿山已经停工了两三年,现场随处可见废弃的石渣和尚未运走的石料,废弃的石渣沿着矿山顶部像一道宽大的瀑布倾泻到山谷中。已经挖空的区域看不到任何环境整治的迹象。

村民告诉,类似这样的矿山在眉县还有十来家。随后在眉县齐镇斜峪关村将军石沟清凉山石灰石采矿点,作业平台上已经看不到人影,只留下了几台车辆。在山脚下,眉县矿产品税费统征将军石沟收费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山上的矿由于手续不全刚刚停产三四十天。

面对屡禁不止的秦岭北麓非法开山采石现状,2008年陕西省“一号文件”对深入推进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做出全面部署,提出在2015年前全面遏制秦岭地区生态环境破坏的趋势。2014年开始,陕西省委又加大了生态考核权重,秦岭生态保护上升到新的高度。眉县也加大推进开山采石专项整治,根据眉县国土局提供的资料,眉县一共有19家露天开采矿山,目前18家都处于已经关停或者关闭的状态,正常生产的只有一家,属于社会水泥公司。

陕西省宝鸡市眉县国土局矿管科科长刘宏绪:手续齐全的有一户,已经恢复生产。其它的这些都是手续不完备的,现在正在补办手续,也处于停产状况。

那么这18家手续不全的矿山企业是否真的按规定处于停产状态中呢?11月4号下午5点,来到眉县营头镇铜峪村的一家矿山,在临近办公区的一块牌子上,标明这个矿山名叫眉县水泥厂钻天峰水泥灰岩矿区,矿区面积为0.2324平方公里

在通往矿区的山路上,运输石料的车辆来往穿梭,看到,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上山下山的运输车就有七八辆之多。尽管天色已晚,但是山上却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山顶堆放着爆破过后开采下来的石料,一台挖土机正在给前来运输石料的车辆装车,旁边的空地上,几名维修人员正在修理另一台挖掘机。在空旷的作业平台上随处可见开采过后形成的一个个石包。就在拍摄的过程中,山上又传来了一声轰响。

随后,又来到了山脚下这个矿山所属的眉县水泥厂,厂区内堆放着各种型号已经加工完的石料,不时有车辆来这里装运。

石料厂负责人:自己的矿,自己生产。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他在厂里负责生产工作。眼前的这个石料厂连同山上的矿目前都已经承包给了私人。

根据眉县国土局提供的资料,目前眉县只有一家矿山能够正常生产,并不是拍摄到的眉县水泥厂。眉县国土局矿管科科长刘宏绪告诉,这家水泥厂是一家国企,在几年前就破产了,厂里的矿山也一直停产。刘宏绪的说法显然和看到的情况大相径庭。随后在的要求下,11月9号,眉县国土局相关负责人带着再次来到这家水泥厂,并见到了工厂负责人。

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水泥厂负责人王永永:水泥厂破产以后,(矿山)现在一直停着呢。

:水泥厂是那一年破产的

王永永:好像是2005年吧。

:2005年,那就是从2005年到今年就一直没开工。

王永永:没有。

工厂负责人表示矿山一直在停产中,而接下来更让感到惊讶的是,当这负责人带着重新走上了这条通往矿山的道路时,此时的道路显得空空荡荡的,和几天前拍摄到的繁忙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未申复工验收矿产企业仍违规生产,其日常监管、赔付清理成难题。

太白县位于秦岭腹地,因秦岭主峰太白山在境内而得名,也被誉为秦岭里的香格里拉。为了保护太白县的生态环境,近两年这里也陆续关停了多家露天开采的矿山,10月末,当《经济半小时》第一次来到太白县鹦鸽镇瓦窑坡村时,村里的三家石料加工厂都处于停工状态。

但是,就在离开村子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引起了的注意。尽管山下的几家石料加工厂看不到开工的迹象,但是路上来拉石料的运输车却来往不停。这里显然还有采石场在开工。

瓦窑坡村村民:现在就是这上面两三家生产。

在村民的指引下,沿着山路寻找正在开工的采石场。一路上不时可以碰到正在运输石料的车辆。进入山上的矿区后,可以看到废弃的石料和土渣像是滑坡一般铺满了一个坡面。10月末,太白县已经迎来了第一场雪,但是寒冷的天气丝毫没有阻挡这里生产的热情。

陕西省宝鸡市太白县鑫磊科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能产一千多吨吧一天。

:能有一千多吨吗?

矿山负责人:那不放炮嘛。这两天把这个清理一下,放炮。

这家矿山的名称为太白县鑫磊科工贸有限公司,矿区面积为0.0593平方公里,年生产规模为2万吨。

眼下让这位负责人发愁的是今天来拉石料的车辆太多,矿山的供应量跟不上。

离开这家矿山,又来到了临近瓦窑坡村的梁家山村。还没有上山,在通往西安的公路上就可以看到梁家山上一大块裸露的岩层。沿着山道行进几公里,找到了这家太白县鹦鸽镇梁家山村采石场。这家采石场的规模要更大,现场堆积的石料也更多,生意也非常不错。就在挖掘机给一辆货车装载石料的时候,旁边还有三辆货车在等候着装载。可即便是石料供不应求,但这里的负责人依然不肯放炮采石。

那么这些矿山是否真的手续齐全呢?为什么即使存货不足也迟迟不肯放炮开采呢?带着这些疑问来到了太白县国土局。负责人告诉,根据今年汇报给省厅的最新普查结果,太白县一共有18家非金属露天开采矿山,其中手续齐全的为8家,但这8家中有3家今年没有申请复工验收。采访的鑫磊科工贸有限公司和梁家山村采石场今年就都没有申请复工验收。

陕西省宝鸡市太白县国土局矿管股股长刘斌:不可以开工,不可以动工。如果没有经过复产验收的矿山企业,我们不给提供危爆物品。

刘斌是太白县国土局矿管股股长,同时负责全县矿产资源的日常执法监察工作。他告诉,根据安全生产的相关规定,没有申请复工验收的企业不得从事生产。

也查阅了陕西省的相关文件,2015年《陕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关于强化非煤矿山安全生产扎实做好节后复工复产验收工作的通知》中要求,非煤矿山企业验收合格一个复产一个,严禁未验收合格的非煤矿山企业非法违法生产。刘斌告诉,每年县里的执法部门也会对矿山进行检查。但是在调查中却发现,这些严格的规定似乎只停留在纸上,并没有阻挡住太白县鑫磊科工贸有限公司和太白县鹦鸽镇梁家山村采石场两家企业进行违规生产。

刘斌:我们每年对每个矿山检查的数量次数不少于四次,我们在检查过程中,你刚才说的那些情况,企业没有申请,偷运拉运矿石这些现象,都是没有发现的。

刘斌也坦言,矿管股目前只有两名工作人员,既要负责全县的矿产资源管理工作,还要肩负日常执法监察,人手不足是监管不到位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除了日常监管的难题,如何清理现有的矿山也成为了考验太白县的一个难题。

根据《陕西省开山采石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的要求,自2015年起至2017年底陕西省全省采石企业数量减少50%;2020年底,关中地区每个县保留1到3家采石企业。按照这一要求,到2020年,太白县将关闭14家矿山,整合2家矿山。其中5家为已经手续齐全的企业,其余9家也有可能在关停前补齐所缺的手续。作为宝鸡市太白县国土局矿管股的股长,刘斌倍感压力。

刘斌告诉,作为国家级贫困县,补偿对于财政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刘斌:总体来说对每个矿山,我们就是说,国土局跟现在初步有一个关闭方案,实施方案里面的赔付标准,手续齐全的矿山企业,就象征性地赔付10万到20万元。

尽管这一补偿标准还不是最终的方案,但是这一金额距离矿主的心理预期相距甚远。太白县高龙乡双鹿池村镁白云石矿是太白县手续齐全的矿山之一,这里的负责人告诉,从2010年拿到矿山许可证,到最终办完水利手续,自己一共花费了5年的时间。

陕西省宝鸡市太白县高龙乡双鹿池村镁白云石矿经理管培怀:花费最少目前计算可能一百四五十万。

管培怀告诉,矿山从今年才开始正常生产,光是设备投入就在百万以上,根据《矿山储量核实报告》的估算,预计正常开采能够使用15年。然而根据太白县的规划,这个矿山将于2020年关闭,也就是说,只剩下5年的开采时间。

管培怀:咱也不说其它啥了,就把办手续这一部分钱能给我补贴就可以了。

即使企业最终同意关闭,矿山关闭后的环境治理也是一个难题。虽然宝鸡市已经实行了环境治理保障金制度,但是企业缴纳的保证金要远低于最终环境恢复治理所需的金额,加上一些矿山出于行政命令被迫关闭。一旦环境治理由来买单,这笔资金又将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

半小时观察:硬措施还需硬执行

根据宝鸡市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资料,宝鸡市目前共有153家露天采石矿山。2017年估计要计划关闭77家,2020年关闭37家,最终宝鸡各县露天矿山的数量不超过3个。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也看到了,为了保护秦岭生态环境,秦岭北麓沿线的太白县、眉县都已经出台了最为严格关停整改措施,这反映了当地铁腕治污、猛药去疴的决心与力度,但是措施的出台只是一半,执行这另一半更为关键,部门如果监管不力,那再严的措施也只是一纸空文。

附件:

辽宁知名癫痫病医院
遵义癲痫病医院
桂林治白癜风疗法
深圳种植牙哪里最好
石家庄癫痫病治疗费用
分享到: